上一页 下一页

热新闻

热话题

热评论

热回答

90

谢谢您的提问,很有现实针对性。顺便说一下,有的问题过于庞大和复杂,不便于短篇幅内回答,只能无奈跳过,还望包涵。这位朋友的问题就比较具体。
“无脑”“短平快”确实是一些互联网资讯和影视剧带给大家的普遍观感。如果长期沉溺其中,应该会出现您所担心的现象——不思考、同质化、没有获得感。而且有科研数据证明,长此以往会改变神经元的结构,从生理上改变我们的大脑构造。我也经常为此苦恼,产生逃离互联网的冲动。但与其逃避,不如主动去面对,为什么我们不能做信息的主人,去主动筛选自己所需要的的信息呢?比如,我会选择阅读一些长篇小说,来培养自己对于长篇叙事、长时段专注力的耐心。这些是需要有意去呵护、锻炼的能力。
从另一个层面来说,我们也可以追问,“甜宠”为什么流行?为什么短平快是有市场的?难道大家看不出这些东西没有营养吗?当然不是。比如,“甜宠”代表了大家的心理需求,现实越是冰冷残酷、充满压力,各种理想型的情感关系就越被渴求,流量也越大,因此也就越受制作方和资本的欢迎。再比如短平快,能迅速带来一种满足感,快速释放压力,这也是当代生活的一种刚需了。所以我们应该追到问题的根源,把注意力再次转回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,主动去建设自己的生活、学习、工作与休闲的方式,而不只是等待“被动的喂养”。

77

您的问题想必是很普遍的,我自己也面对类似的困扰。用流行的话讲,我可以算是“小镇做题家”,一路奋斗上来,在事业上肯定不想轻言放弃,但“逃离北上广深”的话,生活成本确实会低很多,压力也会相应变小。就个人感受来说,我很理解父母的“实际”,换位思考,如果你是父母,也大概率会希望自己的孩子过得轻松一些。所以不必一上来就带着很强的抵抗性,反而淹没了自己内心的真正想法。
我其实非常反感社交媒体上刻意渲染代沟、污名化父母辈的行为与言辞。我们放眼望去,大城市的年轻人里,有多少是父母出钱购房、养房、帮忙带娃,许多父母几乎是倾尽全力支持孩子的事业,付出实在是很多。在中国快速城镇化的过程中,大量来自小城镇和农村的年轻人流动到大城市,需要很高的生活成本才能扎根,也就部分造成了您所说的青年人的“理想”与父母辈的“务实”之间的分歧。如果忽视时代和社会的背景,把这种分歧完全转化成代际隔阂,对于两代人都是不公平的。而对于一个承担着教育、生养、养老等重重重压的家庭共同体来说,能否实现代际的有效沟通,显然十分重要了。
说到这里,我想到一本美国人类学家玛格丽特·米德写过的著作《代沟》,她在书中归纳了文化传递的三种模型,并且认为20世纪70年代以后转向“后喻文化”(prefigurative),也就是长辈反过来向晚辈学习的文化。在一个加速变迁的社会里,长辈的经验对年轻人来说很大程度上失效了,而年轻人也不再信奉长辈的教导,两代人都充满了未知感与不安感。但在原始社会和传统社会,恰好相反。总而言之,一是真正地“立我”,明确自己的目标,并且勇于承担选择的后果,二是做好沟通,充满智慧地寻找家庭共同体的支撑,大概是在现实条件下的可行之道吧。
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